洗髓经

心意拳十大形与形意拳实战精髓


  心意拳十大形与形意拳实战精髓,“十大真形”为姬龙峰祖师象形取意,宗法“马、猴、龙、虎、鹰、熊、鸡、蛇、燕、鹞”十形之神韵而成的。这绝非对任何一种动物形态的机械模仿,它所把握的是这十种动物内在的特性及神意,故谓之“真形”。
  
  然而,在心意拳法绵延辗转的承传过程中,有相当多的人并未领悟“十大真形”的精义,片面地曲解,致使先祖前辈们的心血与智慧淹没无光,令后学者误入迷途,偏离正道,诚可叹哉!若反复去追求外表形态将人作曾,势必南辕北辙,谬以千里。故吾再次大声疾呼“十大真形”实为心意拳法劲力与神意的要旨。
  
  心意六合拳法之秘,不外乎内、外二途。外侧为“六法”,要“身成六式”,“六艺归一”;内则指“十大真形”。谱云:“三翻九转成一体,十形合一为一势”。所谓“十形合一”,就是要求将“十大真形”之劲力、神意合为一体,一气圆融,始终贯穿,而不可弧立分割地单论某一形或某几形。总之,无论是行拳或是交手之时,每一举动,一拳一势均要贯彻这“十形”之神意与劲力。
  
  今将“十大真形”之心法精义做一详尽系统的讲授,望各位在行拳修功之际,深刻体味其中妙义,于自身反复求证,务必将“十形合一”之功落到实处,如此则必然进境神速,而可直达上乘之境。心意拳十大形与形意拳实战精髓。
  
  一、鸡形
  
  谱云:鸡有奋斗之勇
  
  鸡是一种好斗、善斗的禽类,鸡在搏斗之时,往往必以翅弹,以爪扑,以嗉撞,以喙啄,机敏勇武,斗志昂扬,不至鲜血淋漓,决不罢休。宗法“鸡形”之精义在于:
  
  其一、法其“勇”字:不屈不挠,穷追猛打,势在必取。
  
  其二、劲力上贯彻一个“抖”字,梢节要抖,中节要抖,根节更要抖,振动丹田,一抖而发,一动无处不动。所以“鸡形”炼就,发长劲可插手击敌于寻丈之外,发短劲能震伤内腑,透劲得矣。此盖为心意拳法调至“浑元抖绝”整体之劲。
  
  二、蛇形
  
  谱云:蛇有拨草之能
  
  蛇系软骨爬行动物,身软如绵,盘绕自如,每于乱草之中转瞬间分草而去。心意拳法取其分草之意,盘绕之能,谓之“蛇形”。其精义有四:
  
  其一,法其技艺:与人交手之时,施以引手拨手,开门进击,似蛇之吐信,用以伺敌、诱敌。
  
  其二,“蛇形”讲的是“顾打”之法。手似蛇行,盘旋缠绕,往复分拨,其用在于接引敌之劲力,封制对手变化,并将其劲力引化偏离,正如蛇之分草。
  
  其三,蛇号“小龙”,故与龙形同为心意拳法之要。“龙形妙在腰法,而“蛇形”之秘也要在腰劲。所不。同的是“蛇形”腰法练的是盘旋拧转以发出分拨之劲,关健在于腰胯松沉,含胸拔背,以腰带手,劲整气合。而“龙形”之腰法所炼主要为“裹劲”,此为二者较大的区别。
  
  其四,蛇体软而劲韧,首尾一贯。击首则尾应,击尾则首应,击中则首尾俱应。故“蛇形”精义首要即为周身一家,无所不到,无所不顾,上下左右,内外前后,均须协调呼应,面面俱到,此即“六合”之真义也。
  
  概言之,蛇形拨劲大约有:前拨、后拔、左拨、右拨、上拨、下拨、反拨、斜拨等,手法细腻,内劲含蓄,若再与身法步法相配合,则实战中既可迷惑敌人,进步枪攻,一击而胜;又能封锁控制敌之劲力变化,令其变化不灵,如入罗网,被动受击。心意拳十大形与形意拳实战精髓。
  
  三、鹰形
  
  谱云:鹰有捉拿之精
  
  鹰是一种猛禽,嘴爪极其锐利,如同锋刃;行动又极为灵敏迅疾,俯冲而下,势若闪电。心意拳宗法鹰之搏食、钻天、疾翅、翻展乃成鹰形,其精义在于:
  
  其一,姬祖曾言:“鹰熊竞志,取法为拳,守之象熊,进取象鹰,越此二势,拳失其真”。足可见鹰形之于心意六合拳法是何等的重要。鹰形于两仪之中,法象阳仪,禀阳刚之气,主乾健之德(乾卦,卦德为“健”),为进取之势。其迅疾暴烈,扑击撕抓,冲天而去,俯击如刺,好似长虹贯日,正是鹰形精义。
  
  其二,古谱云:“把把不离鹰捉”,“鹰捉”的劲力主要表现在“劈、压、拽、捉”四个方面;“鹰捉”的技法则在于“抓、拿、捋、带、撕、拧”六字。其起势高渺,落势凌厉,“出手不空回”,往往一击令对方跌于地,确为极凶猛之杀着。
  
  四、熊形
  
  谱云:熊有沉稳之态
  
  熊是一种看似敦厚笨拙,实则精灵沉稳的动物。其力大绝伦,稳静时固然安驯,然其一旦发怒则十分骇人,挥掌可碎顽石,扬掌能劈大树,山中猎户常有“一熊二猪三兔虎”之说,可为其证也。熊形与鹰形同为心意拳法的根本,故有“鹰熊竞志”之说。其精义有三:
  
  其一,熊形于两仪之中,法象阴仪,禀阴柔之气,主坤顺之德(坤卦,卦德为“顺”),为蓄守之势。如引弦之弓,含而不露,蓄势而待发,心沉意静,体态从容。心意拳取其“蓄守之势”,所以凡起手之式均为熊形“轻步站”,熊形之用,由此可见一斑。
  
  其二,自然之中,熊与百兽相斗总是后发制人,故心意拳法亦最讲究顾打合一的实战要旨,交子之际,必先以顾法封制其来势,沉着而精灵,轻松地将对方牢牢地控制在我掌握之中,形成敌背我顺之有利态势,自然收发从心,击之必败也。此种打法极为独特,其成功与否全在于是不是炼就具备了“熊膀”的裹、涵、晃、汲、摩(蹭)五种劲力。
  
  “熊形”劲法,雄浑深厚,内涵于中,虽不显锋芒,却十分笃实,仿似洪涛暗流,悄然涌动,令人莫测高深。其劲力不沾则已,一旦入手,对方就如深陷泥潭,举动维艰;又似身穿铁甲,浑身倍觉沉重,变化极难。劲若未发,则无懈可击,劲若发动,则如巨浪排空,泰山崩裂而至,实无法与之抗衡。
  
  其三,“熊形”之法还可以练就外坚内壮之神效。敛丹田,真气充于五内,即可不畏击打;放丹田,真气达于四体,则能发劲伤敌。虽无铁布衫、金钟罩之名,但比之二者,更利于实战,实为易筋内壮之法,上乘护体之功也。
  
  五、龙形
  
  谱云:龙有搜骨之法
  
  龙非实有,乃传说中之神物。善飞空走雾,九罢翻腾,故曰:“神龙见首不见尾”。“龙形精义在于:
  
  其一,宗法龙之善于变化,显隐莫测,故拳法必以刚柔相济,融汇贯通,神用无方为旨归。“三翻九转成一体”即言此意。谱论载:“千变万化,万变为灵,万万变为神”。
  
  其二,“龙形”之法主宰于腰,仿效龙之九曲三折,身法盘旋拧转,其发劲就在于腰的极力旋拧而挣出“裹劲”,龙形练的就是此一“裹劲”。所谓“裹劲”就是要在搏战之中裹其手足、裹其身形、裹其来势、裹其变化,真如狂风卷叶,拔树走石一般,将对方卷入我之控制之下,使其打不能打,防不能防,进退两难,欲罢不行,手足无措,欲败其敌,只在心意一动之间也。
  
  其三,心意拳法,强调力由脊发。即通过脊椎的抖动而爆发出强大的内劲,这绝不同于普通的局部发力,它是一种整体的弹抖劲,击人如放电一样,举手投足之间即可致对方子伤残死命。“龙形”的修炼,就是敛劲入骨的过程。所以功力深湛的前辈高师在盘架行拳之时,都可以隐隐听见其周身骨骼,尤其是脊柱发出咯咯的沉闷声,这便是内劲灌注,敛劲入骨的表现。同时也昭示了如何于盘架行功之中修炼“龙形”的秘密,故谓“洗髓易筋,搜骨之法”也。
  
  六、虎形
  
  谱云:虎有扑战之猛
  
  虎乃百兽之王,其威势气概,震慑山林。拳歌曰:猛虎本是兽中王,离窝出洞踞山岗,仰天—地动,便是乾坤亦分张。虎形精义如下:
  
  其一,“虎形”讲究的是一把扑劲,其劲诀在一“决字”,此劲一发,尤如山崩海啸,长河决口一般,一发而不可收,直泻千里,纵是高山峻险,亦不可阻其奔腾之势。其劲浑如铁浇铜铸,沉重无比,往往头、肩、肘、膝、足并举齐发,攻势极为猛烈,当之非死即伤,即有金钟罩、铁布衫之功护体,亦无济于事,同样应手而仆。
  
  其二,“虎形”打法效虎之扑、掀、蹬、窜、翻剪、摆尾等势而成,然其中最为切要者,是“虎扑”之法。仅就招法而言,虎扑源自岳武穆王双推把,乃为拳把技击之宗法。事实上,在心意拳法的每一把拳式中,无不含有“虎扑”之法,此即谱谓“势势不离虎扑”也,离诸“虎扑”拳失其真。
  
  七、马形
  
  谱云:马有奔踏之功
  
  马与人类的关系颇为密切,尤其过去更是如此。因而人们对于马的习性与动态最为熟悉,效法马形而演化入拳者,各家各派屡见不鲜。心意拳法之“真形”,重在神意气韵,故独取马之疾蹄千里,奔踏如电之势。精义如下:
  
  其一,“马形”之劲法在于“崩”,如马蹄之骤然崩直前闯,是为崩劲。拳发崩劲则为崩拳,腿发崩劲则为弹腿。此劲最为暴烈,以之击人,断金截玉,地裂山崩,若炸药崩发一般,穿透力与杀伤力大得惊人。心意拳法中谓此劲:“打前胸、透后背”,其透体伤人,震脉伤内之功实不可小视。
  
  其二,“马形”打法讲究身法、步法之窜跃奔迅疾如电,拳出如连珠炮弹,脚下踢踏铿然有隐若风雷,令人望而生畏。
  
  其三,“马形”在实战中尤其表现在“过步夺人”。其步法之迅疾,令对方极难闪避,往往仅见其人身形稍晃,拳脚已至其后。而且还善于欺根拔节,将对方连根掀起,失去重心,而一击仆敌于丈外之地。
  
  八、猴形
  
  谱云:猴有纵身之灵
  
  猴是一种极其灵活敏捷的动物,与人类十分相近。心意六合拳法取其神意而弃其形表,宗“猴形”纵身之灵与缩身之法。其精义在于:
  
  其一,“猴形”劲法要在“蓄”劲,手要蓄,身要蓄,足要蓄,内要蓄,外也要蓄,蓄以待发。蓄劲并非不发劲,而是为了更好地发出最强的内劲。长期修炼“猴形”之神意,不仅可使内劲蓄发迅疾,而且还可在实战技击中发劲沉重却又不失灵动。
  
  其二,“猴形”打法,关键是手法与身法的灵动变化。手法讲究密集灵巧,变幻诡异,如猴之“抓、挠、撕、掏”;身法讲究忽高忽低,忽左忽右,如猴之跃涧穿林,灵便自如。“猴形”打法在实战运用中指上打下,声东击西,身法着重于“起落”二字,往往令对方莫测高深防不胜防,收出奇制胜之功。心意拳法“低进高退”的打法要诀,在此得到充分的体现。心意拳十大形与形意拳实战精髓。
  
  其三,对于初习心意拳法的人而言,以“猴形”之神意修炼,可以较快去其拙力,对换劲卓有成效。
  
  九、鹤形
  
  谱云:鹞有钻天之疾
  
  鹞乃猛禽之一,仅逊于鹰。它身形小巧,性情猛厉,虽不如苍鹰之有力飞高,但观其入林取食之势却反较鹰更为迅疾准确。“鹞形”精义如下:
  
  其一, “鹞形”劲法重在鹞子侧翅,钻天的“起劲”,其劲斜中存正,正中寓斜,虽名“起劲”,实则包含了“摧、挑、翻、展、钻”等劲力,学起来很难,要练精更不容易。
  
  其二,“鹞形”之实战打法,往往是身形与手法突然变化,骤起骤落,如环无端连绵不绝,灵敏迅速,变化莫测,使对方难以捉摸。身形陡然下缩,如鹞之凌空刺地;身手暴然展放,又似鹞子破风钻天。以周身浑元整劲摧动,将对方插手挑击飞出。由于“鹞形”身手变化迅疾万端,闪战八方,尤其在与多敌对战之时更是得心应手。
  
  十、燕形
  
  谱云:燕有取水之巧
  
  燕子这种飞禽,十分轻灵逸动。其于长空中急投水,在近水时划一弧线一抄而下,沾水则起,立时翩翔上飞,此即燕形“取水之巧”。燕形精义如下:
  
  其一,“燕形”尤重身法的修习。身法在实战技击的重要价值是无庸置疑的,谱云:“打人定要先上身,手脚齐到方为真”由此可见一斑。心意拳法,简而精要,其身法不出“起、落、进、退、反、侧、收、纵”八字。“燕形”之身法训练,重在身体的反侧穿行。
  
  其二,“燕形”之妙还在于身手与劲力变化的轻灵迅捷。唯轻灵,始无迟滞之患,能变化自如,唯迅捷,方可制敌机先,令其防不胜防。
  
  其三,“燕形”的实战打法,要诀就在“穿”字。如燕子穿帘,见缝即穿,无孔不入。疾如闪电,间不容发。
  
  其四,“燕形”的劲法乃为“抄劲”,抄劲是十分巧妙的劲法,常表现为跌法与闪击,如抄臂、抄裆,抄腿、抄颌、抄助等。抄劲即轻灵之劲,借劲、引劲、化劲,一抄而敌立仆丈外,真如太极拳之“牵动四两拨千斤”也。心意拳十大形与形意拳实战精髓。
  
洗髓经